Lorraine

【私po + 屯粮处】
开花痴汉
瑟莱CP向,佩花,VO
AC GC通吃
任何cp不接受三角
拒绝逆,有洁癖

道不同不为谋
如有戳雷别累了取关吧。

【精灵宝钻】容身之所(Annatar×Celebrimbor 情人节贺文 甜 他们初遇的故事)

PД\ 唯一一颗AC糖呜呜呜。。。转给自己虐飞的时候来舔舔。。。。

赤星:

容身之所

  他被推到王座下,双手缚在背后,他抬起头,映入眼帘的是精灵的至高王。甜美的言语在他脑中迅速成形,是赞颂王的伟业?还是表明自己的忠诚?他准备好了几套说辞,又调整脸部肌肉,以变换出最为真诚的表情。开口吧,至高王,他暗想道。只要你问上一句,我便有自信打动你。

  然而至高王一句话都没说,只是挥了挥手,便有侍立一旁的精灵上前宣读对他的判决:他被永久逐出林顿,不能踏足海港的精灵国度一步。——为什么?他被突如其来的惩罚震惊了,头脑尚未做出反应,一左一右夹着他的两个卫兵便使力拖他出去。“这不公平!至高王陛下!”他高声喊道。“我没有任何过错——我要去寻求正义的裁决!”至高王盯着他,示意卫兵暂时停手。他答复他:“判决是至高王的意志,没有精灵会违背它。离开这里,这里没有你的容身之所。”

  “那么,我便前去伊瑞詹!”他气愤极了,好像他从未受过这样的屈辱一般。“相信那里的领主会给予我公正的对待,既然至高王陛下不懂得欣赏我的才华,我便去伊瑞詹寻找理解我的人。”他的双眸甚至泛出一点金色,显得他的眼神灼然如火。

  至高王的声音没有一丝波动:“我将写信给伊瑞詹,告知他们不要让你入境。伊瑞詹的Alatáriel将断绝你的所有希望。”

  卫兵们带着被驱逐者离开大殿,又把他交给押送人。于是他被赶出林顿,赤手空拳,甚至没能带走一片叶子。他被抛弃在伊瑞德隆山脉中央,孤零零的,无依无靠。他只能徒步离去——迈雅的力量或许能毁灭森林,轰平山脉,却不能帮助他从西方去向东方,于是他长途跋涉,流落在林间与荒野,树木和岩石尽是企图囚禁他的陷阱——他在日出时变回强大的模样,又在日落换上美善的肉身,他必须避开人烟以免自己的踪迹泄露,如此日夜兼程,只为在林顿的使者之前到达伊瑞詹,他深知先入为主的道理。

  即使是路上经历过这么多的艰难困苦,他出现在伊瑞詹时仍然光鲜亮丽。精灵们赞叹他顺滑的金发和优雅的仪态,而他吸取教训,没有直接接触精灵,他找到了当地珠宝冶金匠协会的所在地,向那个老迈的矮人展示了几个小小的花招,令这位工匠深深折服。于是第二天,他跟着这位分会长坐上了前往首都奥斯特恩艾特希尔的马车。

  “我们的会长是伊瑞詹最好的工匠,只有他能和你一敌。”矮人摇晃着大胡子对Annatar说。他笑了笑没有说话,心中仍在暗自担心林顿的使者,他是否会被伊瑞詹驱逐?他想起了至高王的话:“这里没有你的容身之所。”

  在珠宝大厅后的工坊里,一群技艺精湛的精灵和矮人中间,Annatar展现了神乎其神的技术。他告诉他们怎么更好地提纯秘银,又教他们全新的合金制造方式,灰暗的毛坯在他手下污浊尽去,维拉切割珠宝的花样让这枚普通的钻石绽放出难以置信的光华。矮人们互相拥挤,踮着脚来看他细白手指敏捷有力地舞动,精灵们除了赞叹他高超的技术,更有几位被他迷人的风姿所惑,终于有人离开了,他回来的时候带着一个满头是汗,浑身烟尘的黑发精灵。那精灵站在他面前,看了仅仅一会儿,就握住了他的手。“技术如此高超的客人,你的名字是什么?”

  他微微一笑,工坊内纷飞的黑色烟灰仿佛不能沾染他的肌肤分毫。“我是天赋的宗师,你们可以称呼我为,Annatar。”

  那精灵的脸脏兮兮的,只有一双蓝眼睛亮的惊人。“我是Celebrimbor,珠宝冶金匠协会的会长,我敬佩你的技术和知识。”他紧紧地握着他的双手,还晃了两下。面上是一个真诚的笑容。“你是否愿意留下来教导我们?Annatar?”

  那双蓝眼睛清澈见底,像是湖水,又像宝石,尽管他说的是辛达语,Annatar依然判断出了Celebrimbor的身份——Tyelperinquar,费诺之孙,库路芬之子。一瞬间的思考过后,他换了昆雅语回答他:“当然可以,Tyelperinquar。我将留在这里,和你们互相学习。”

  听懂了这句话的少数精灵们露出钦佩又向往的表情,随即鼓掌欢迎。而没听懂的其他精灵和矮人也猜到了意思,跟着露出笑容。Celebrimbor拍了拍他的肩膀,冲他微笑:“那么,我们单独谈谈你刚才的表演吧。”

  他和Celebrimbor相识不到一小时,却已经熟悉得像是多年老友,其中固然有Annatar刻意讨好的手段所在,起更多作用的却是这个精灵热情纯真,求知若渴的心。

  真是太简单了。Annatar想。如今他最为担心的就是姗姗来迟的林顿使者,他知道那封信早晚会到。然而他并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能留下——伊瑞詹现在的领主是盖拉德丽尔,那威严又智慧的女精灵,这从双树纪就强大如斯的诺多绝不会像Celebrimbor这么好骗,他也不能指望Celebrimbor对她有足够的影响力。他烦恼着这个问题,但他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。

  仅仅三日后,奥斯特恩艾特希尔的大殿里,Annatar被召唤而来,面对接见了林顿使者的盖拉德丽尔。领主严厉地宣判他的结局。“依至高王所令,林顿驱逐的人,理应也不被伊瑞詹欢迎。Annatar,你不能再踏上伊瑞詹的土地一步,这是伊瑞詹领主的意志——”

  Annatar的脸被这羞辱烧的通红。至高王的话语还历历在目:“伊瑞詹的Alatáriel将断绝你的所有希望。”果真言中!他出言试图挽回:“尊敬的盖拉德丽尔夫人,我——”而那诺多已经转过身去,不再倾听他的话语。两边又有卫兵上前,示意Annatar离开。这次他不再挣扎,也不再喊叫,只在心中恶狠狠地唾弃了所有诺多。一样的顽固!一样的不可理喻!那吉尔加拉德做得真绝,当真让他在精灵中没有一处容身之所!

  他垂头丧气地提步打算离开,身边擦过一缕黑发。

  Annatar站在殿外,看那个脏兮兮傻呵呵的Celebrimbor一身银亮的轻甲,迈着坚定的步伐向殿内走去。他没有看任何人,手里紧紧地握着一团纸。“夫人。”他的声音不大,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志。“请不要驱逐Annatar。”

  “Celebrimbor?”盖拉德丽尔的声音带着浓重的疑问,她的问题太多了,比如一向痴迷锻造的堂侄怎么会出了工坊来见她,他为什么要给Annatar求情,他明明看了吉尔加拉德的信——“说说你的理由,Celebrimbor。”她以询问的眼神看着堂侄。却看到了那蓝眼睛里闪耀的渴望之光。“技术!夫人。他拥有我们整个国家,乃至矮人都没有的技术,我们太需要提升自己了,而不仅仅是满足于现有的成就!”他激动地举起拳头。“我读了吉尔加拉德给我的信,我明白你们的心思,但我认为,不能仅仅凭潜在的危险,就断绝这样一个天赐的机会。珠宝冶金匠协会太需要他了,我也需要他,我不能接受您的决定,请您考虑一下我的请求!”

  Annatar和盖拉德丽尔同时被震住。

  殿外的Annatar完全没有想到相处这么短的Celebrimbor会帮他说话,据他所知,费诺七子和盖拉德丽尔的关系可并不太好,而Celebrimbor看上去也并不像是长袖善舞,懂得人心的说客。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Annatar又是感激,又是惶恐地向殿内望去,Celebrimbord的的背影挺拔又坚强,仿佛伊瑞詹笔直的冬青。

  殿内的盖拉德丽尔有些怔了,并不是因为那些话语,而是他堂侄身上燃起的无名火焰。她知道他沉迷工艺,却不知道他竟执念若斯。一瞬间,她竟看不清这与她长久相处,温和沉静的黑发堂侄的身影,与之重叠的是狂怒的红发诺多,果然是费诺的后裔啊……她突然失去了和他继续话题的兴趣,但又不可能放着这件事不管。于是她干脆地拒绝了。“我已经宣读了对他的判决,他不能再踏上伊瑞詹的土地。我不会更改我的话。”

  “那么,我的珠宝大厅将收容他。”Celebrimbor轻声回答。“它建立在半空之中,由矮人的石板支撑,我保证他不会踏出那里一步,不再踏上伊瑞詹的土地!”他不能再让步了,因为背后就是Annatar。他挺直脊梁,直视着他敬爱的姑母,她美丽高贵的容颜此刻有些痛苦,僵持片刻,盖拉德丽尔走下王座,来到Celebrimbor身边。“我不想和你发生冲突,Tyelpe。”她拨开他被汗水打湿的额前乱发,把它们别到他的耳后。“只要你能说服Annatar,便如你所愿吧。但我会派出卫兵,监视他是否打破了这个禁令。”

  Celebrimbor向她行礼,转身走向站在大殿外的Annatar。他笑得很开心,冲Annatar打了个招呼,Annatar抿起嘴唇向他回礼。“你愿意待在珠宝大厅吗?Annatar?”Celebrimbor有点不好意思地问他。“不愿意。”Annatar断然回答,然后等到Celebrimbor的表情变化到一个极限,才接出下一句。“不过我更不愿意离开你。”

  Celebrimbor笑了起来,嘴唇抿在一起动了动,随即绽放出一个更大的笑容。“跟我来吧。”他揽住了Annarta的肩膀。而对方扬了扬眉,回应了他一个微笑。

  “……离开这里,这里没有你的容身之所。”

  吉尔加拉德的判决偶尔会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,于是他从满是设计图的书桌上直起身,用目光寻找那本该在他身边的精灵。Celebrimbor背朝着这边,面对着书架,似乎在找什么书,于是他轻手轻脚地绕过去,一把抱住了精灵的腰。精灵扑哧一声笑了,握住了腰间Annatar的双手,任凭Annatar把脸埋进他的脖颈,吸取他黑发间散发的铁与火的气味。他的吐息喷在精灵敏感的耳边,有些痒,又有些热。

  “Tyelpe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我爱你。”

  他的容身之所就在此处。

评论

热度(88)

  1. 喜欢🍠的Leonie赤星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Lorraine赤星 转载了此文字
    PД\ 唯一一颗AC糖呜呜呜。。。转给自己虐飞的时候来舔舔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