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rraine

【私po + 屯粮处】
开花痴汉
瑟莱CP向,佩花,VO
AC GC通吃
任何cp不接受三角
拒绝逆,有洁癖

道不同不为谋
如有戳雷别累了取关吧。

【瑟莱】系统脱敏(4.亲密关系)下

这一章一直是我隔一阵就会回头看这个文最大的原因_(:з)∠)_写得实在是太棒了_(:з)∠)_献出膝盖

我是云淡若风:

4.亲密关系(下)


瑟兰迪尔是在去农场的路上看到莱格拉斯的,他和一群精灵一起拖着一棵巨大的松树往农场走,他看到他明显愣了一下,然后欢乐地跑了过来,


“爸爸,你怎么来了?”


瑟兰迪尔被这语气感染,有些说不出话来,“我来看看凯莉,”他有些语无伦次,“我们可以一起过圣诞和新年,”他又想了想,“你们为什么不用拖拉机?”


莱格拉斯身后的精灵们大声笑了起来,“陛下,路上全是冰和雪,要开拖拉机的话,等到殿下放暑假的时候吧,你们一起来。”


大家又大笑起来。


“看样子今晚还会下雪。”


“会是场大雪。”


 


冬天,大地与万物休养,农场也清闲下来,很多精灵会离开农场和亲友共度佳节。所以,即使瑟兰迪尔和加里安是忽然来访,精灵们仍很容易腾出了一间最好的房子给瑟兰迪尔。


“你该庆幸是冬天,很多精灵都不在,要是夏天农忙的时候,住房是很紧张的。”莱格拉斯边带着其他精灵整理房间边说。


瑟兰迪尔陷在松软的椅子里,慢慢品着美酒,他喜欢这里,每次到这里都像是回到了密林一样,那个已经消失的密林......这里没有任何手机和网络信号,娱乐活动只有跳舞、唱歌、聚会和阅读。


他们如此悠闲自在,肆意挥霍时光,整个下午所有人都把时间消磨在了装扮圣诞树上。


那天晚上外面又下起了雪,大家围坐在一起,壁炉里烧着火,屋子里温暖舒适,瑟兰迪尔看到了凯莉,她的小腹已经隆起,


“陛下,感谢您来看望我。”


“这没什么,凯莉,祝贺你,得到梵拉的祝福。”


“谢谢您,陛下。”


农场的精灵跟莱格拉斯很亲近,他们围在一起劝他喝酒,


“殿下,这个是水果酒,相信我,我自己酿的,根本不会醉。”


“我保证连小女孩喝了都不会醉。”


“我保证婴儿喝了都没事儿。”


“你们知道我从不饮酒。”


“不饮酒多没意思,那殿下您跳个舞吧,或者唱个歌。”


所有精灵一起起哄,包括瑟兰迪尔,


“我给你们唱歌吧。”


大家一起鼓掌。


 


“奔向大海,奔向大海! 


白色的海鸥在鸣叫, 


海风吹拂,白浪翻腾。 


西方,遥远的西方,落日圆圆齐海平。 


灰船,灰色的航船,你可听见呼唤声? 


那便是先我而去的人们的声音。 


离去,我们离去,告别生我养我的密林。 


我们的时代将结束,我们的年华正在消逝。 


我将沧海横渡,孤舟远行。 


彼岸的长浪传来甜蜜的歌声, 


那就是埃里吉翁,小精灵之家世人难寻, 


在那里同胞们生生不息,万木长清! ”


 


莱格拉斯的歌声很动听,还杂糅着淡淡的哀伤,大家静静听着他唱,气氛沉静,他唱完好一会儿,才有个精灵叹息道,


“我们再也回不去密林了。”


“我并不怀念至福之地阿门洲,但我很想念密林。”


大家又是沉默,


“哎呀!殿下还是一如既往地扫兴!下次再也不要让他唱歌了。”


“殿下一定是在报复我们刚才劝他喝酒。”


“殿下还是这么狡猾!”


“殿下就是不想让我们好好喝酒。”


“陛下来唱首歌吧!”


“我一直在跟你们喝酒,为什么罚我唱歌?”


“跳个舞也行嘛!殿下唱得不好,陛下就要唱。”


“这是什么道理?”


“陛下唱嘛!好久没有听到陛下唱歌了!”


所有精灵一起起哄,包括莱格拉斯,


“好吧,我要唱了。”


大家一起鼓掌,


“银溪从克洛斯流到埃鲁伊,


莱本宁原野芳草萋萋!


白百合在海风中摇曳,


金钟花在绿野上生姿。”


掌声再次响起,


“陛下唱得比殿下好!”


“陛下您以后要常来给我们唱歌!”


“对的,陛下以后就住在这里,天天唱歌。”


“到那时你们会慢慢厌烦我,然后想念你们的殿下,说他唱歌比我好听。”


“怎么会呢?不会的。”


......


瑟兰迪尔觉得很快乐,他好像真的回到了密林,莱格拉斯就在他身边。


 


雪下下停停,时大时小,三天后才完全停息。这三天他们就在屋子里聚会喝酒唱歌,吃简单干净的食物,喜欢安静的精灵会去别处捧一本精装书看,但是无论如何,三天没出门都憋坏了所有精灵,所以雪停之后,大家都跑了出来。


瑟兰迪尔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了,他们好不容易推开门,雪有国王陛下的腰那么深。


“这几天都有事情做了!”


他们轻盈地跑到雪里,互相扔雪团,打雪仗。瑟兰迪尔没出去之前,被攻击对象是莱格拉斯,瑟兰迪尔一冒头,所有的雪团都冲他飞过来。大家都奔跑起来,间或有精灵被推到雪里、或因一时疏忽只顾战斗陷进雪里。


瑟兰迪尔跑到莱格拉斯身边,他们的头上身上全是雪,莱格拉斯梳着发辫还好些,他自己的头发已经乱得不成样子,莱格拉斯看他跑向自己,向他扔了一个大雪团,他扭身躲过了,第二个不期而至,糊了他一脸,不知道谁趁机狠狠推了一下,瑟兰迪尔仰面倒进了雪地里。


雪实在太厚了,瑟兰迪尔抹了一下脸,把眼睛睁开,想挣扎着站起来,他努力了好几次都没成功。有个黑影笼罩了他,是莱格拉斯,他走过来看着自己,像是看陷阱里的困兽。


“我一会儿就把你埋起来!”


他嘴里恐吓着他,却伸出手,示意拉他上来。


瑟兰迪尔正在犹豫是把他拉下来还是乖乖让他自己拉出去,命运已经帮他做了决定,一个精灵在后面狠狠推了一把莱格拉斯,他栽到了瑟兰迪尔的怀里。


他们都愣住了,他们紧紧贴着彼此,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心跳,可以呼吸到彼此的呼吸......


那好像是永恒,也好像是一瞬。瑟兰迪尔不知道过了多久,耳边传来加里安焦急的声音,


“陛下,还有殿下,陛下和殿下怎么了?怎么还没出来?”


大家都凑了过来。


莱格拉斯跳了起来,离开了他,之后是大声的呼救声,


“救命!”


“殿下,您还是那么狡猾!”


“我下次再也不过去了!”


“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!”


瑟兰迪尔在加里安的帮助下站了起来,太过高大的确是影响灵活性,他在心里抱怨着,而最让他费解的是,莱格拉斯为什么不马上跳出去,他可以马上跳出去的......


大家用了几天时间开辟道路,打扫积雪。


残雪被堆成了蜘蛛和奥克斯形状的雪人。


这是密林的习惯,告诉孩子们不要惊慌,告诉所有精灵不必惧怕,只要阳光降临、春回大地,可怕的敌人就会融化,漫长的苦难就将过去。


精灵跟人类最大的不同,就是他们的生命足够漫长,可以铭记和传承所有苦难与功绩。


他们不会像人类那样,随着世代更迭忘记过去,耽于享乐。


他们永远铭记过去的艰辛、无助的漂泊、以及谁给他们安定和美,他们将他世代相传。


 


归程的前一天晚上,凯莉求见瑟兰迪尔,为了表示尊敬,瑟兰迪尔亲自去到她的房间面见了她。


“陛下,感激您对我的厚爱与照拂。”


“这是你应得的。”


凯莉优雅行礼之后坐下,她的腹部隆起,面部表情柔和,充满母性光辉。


“谢谢您能来农场,看到您跟殿下和好如初,我十分欣慰。”


“也谢谢你对他一直的照顾。我想长久以来,你也一直在试图缓和我们的关系。”


“殿下上次来农场的时候,跟我说了你们的事情,看得出,他也在为他的冲动悔恨。”


“我已经宽恕了他。”


“陛下跟殿下可以缓和关系,是Mirkwood最大的喜悦,精灵们都很高兴。”凯莉叹了口气,“陛下,我想您也感受到了,现在很多事情都变化了,人类的生活也影响了我们。我们也开始过圣诞和新年了,还有那天我在屋子里看到你们打雪仗,他们之前,至少在密林的时候,一定不敢那么对您。”


瑟兰迪尔笑了起来,这几天他的心情一直很好。


“我是喜怒无常尖酸刻薄的王?”


“不,您知道我并不是那个意思,陛下一直是平易近人的,并不高高在上,对我们的过错也很宽容。”凯莉抚了抚隆起额腹部,像是自言自语道,“陛下,您知道,我再次开始了一次婚姻,我一直以为并不会得到梵拉的祝福,甚至,会遭到梵拉的诅咒。”


“但是你现在怀孕了,梵拉祝福了你。”


一对精灵如果在结婚一年之内怀孕,也就是说在两年之内拥有孩子,就表示这段婚姻得到了梵拉的祝福。


“我是半年之后怀孕的,那之前我每天都很惶恐,殿下当时还在农场,我担心被梵拉诅咒或者惩罚。殿下宽慰我说,我之前的丈夫或许在曼多斯神殿也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,可能也已经寻得了新的爱情......”


凯莉有些激动,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。


“请原谅我的失礼,陛下。”


“这没有什么,你不必介意。莱格拉斯说得很正确,你不必为这段婚姻太过愧疚。”


“我是五十岁成年时结成的婚姻,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很长,那可能是爱情,或者不是,我们太年轻,并不能理解得那么深刻。之后我们一起生活了不到两百年,生活动荡不安,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事情,我们失去了很多亲人,后来他和孩子们,也都去了曼多斯神殿。”


“那段岁月,所有的密林精灵都铭记于心,我也在那时失去了父亲和妻子,但是我比你幸运,我还有我的儿子——莱格拉斯。”


“是的,陛下是密林之光,殿下是整个密林的瑰宝,更是陛下的瑰宝。”凯莉放缓了声音,仿佛陷入怀念,“我和现在的丈夫相识在伊锡利恩,他在最后的密林保卫战中失去了所有家人,为了躲避伤痛,他跟殿下来到了伊锡利恩。当时我们并没有超出友情的其他感情,直到西渡去阿门洲的时候。陛下,我到现在仍十分迷惑,殿下拒绝跟任何精灵一起西渡,他甚至不乐意跟那个叫吉姆利的矮人一起,他拒绝了好多次,他坚持所有精灵都平安离开之后,再独自乘船西渡。”


“凯莉,你是看着他从小长大的,在他身边的时间比我还要长上很多。”瑟兰迪尔摇了摇头,“我不得不说,很多时候我并不知道我的儿子在想什么,他的行事风格也跟我不同。”


“是的,陛下。在伊锡利恩的时候,很多精灵、人类和矮人都说,莱格拉斯殿下和瑟兰迪尔陛下除了样貌都非常英俊,其他地方相似的并不多。”凯莉笑了起来,“说真的,很多时候,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我只是照顾他的生活,并不能理解他的世界,毕竟跟他比起来,我是如此卑微。”


“你这样说会让我的儿子羞愧,”瑟兰迪尔打断了她的话,“继续给我讲你们的爱情故事吧,我很想听。”


“陛下,我们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,对我们来说,生活就是平凡与琐碎的,能够平安度日就是最大的福分。”凯莉又喝了一小口水,“在西渡的时候,他一直照顾我,那是同舟共济的日子,到阿门洲之后也是,我想我们当时已经有了好感,如果我们都没有缔结过婚约,没有过灵魂伴侣,可能当时我们就会结婚。但是我们都没有觉察这些,我们只是一直在一起,以一种朋友的关系。最后我们都到了农场,跟殿下一起,安逸的生活让我们看透了自己的内心,也看到了彼此的爱意,但是我们不敢表达这些,我们都是已经缔结婚约并有灵魂伴侣的精灵,另一半就在曼多斯神殿等待我们重聚。”


“后来呢?”


“如我之前所说,人类的社会在变化,并且影响我们,后来我们身边有大胆的精灵,他们的情况跟我们一样,他们勇敢地为爱情结婚了,梵拉祝福了他们。而且......我发现他有了追求者,后来我也是,有追求者追求我。陛下,我第一次缔结婚约确定灵魂伴侣的时候只有五十岁,而我们在一起,比五千年还要多,我们不想离开彼此,我们确定我们是相爱的,所以我答应了他的求婚,我们结婚了。”


“你们很勇敢,也必将得到幸福,你看,梵拉祝福了你们。”


而我对我的最爱,只能深埋心底,不能表现分毫,否则梵拉会永远诅咒我。


“陛下,我今天很冒昧地跟您说这些,就是想建议您,您可以考虑再要一个子嗣。”


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,凯莉。”


“我很无礼冒昧,您跟王后的感情并不深厚,您可以试着寻找心中所爱,再开始一段婚姻。”凯莉停顿下来,观察了一下瑟兰迪尔的神色,“我如此说是因为我几乎可以确认,莱格拉斯殿下不会有子嗣了,他钟情于男性。”


谈话忽然转到了瑟兰迪尔一直以来很好奇的一个问题,他顺势引导着,


“他有很多男性情人?”


“不,陛下,您要相信殿下,莱格拉斯殿下不是那样的孩子。我可以确认,只有一个,那应该是位贵族,可以从言谈举止上看出来,我不知道他的年龄,您知道,精灵的年龄很难判断,他应该跟殿下年龄相仿。他的身手也很好,他们经常一起出去狩猎,当时他们是那么告诉我的,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一起去围剿奥克斯了。他们很般配,殿下跟他在一起也很快乐,那是个很好的孩子,陛下,您知道的,殿下一直很寂寞,他没有非常亲密的精灵同伴,我当时很高兴他能找到伴侣,哪怕是男性,梵拉虽然不祝福男性和男性,但是也不诅咒,对吗?”


“当时我还在中土,而这件事从来没有谁通知过我。”


“我是想劝说殿下在他们感情稳定之后,带他一起回密林见您的。”


“但是他没有。”


“是的,因为他们相处的时间太短了,他们在春天相识,可还没到夏天就分开了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那个孩子不告而别,殿下很伤心,也很担心,那时候还有很多残留的奥克斯,殿下派人找了他很久。”


“后来呢?”


“没有找到,西渡之后去阿门洲也没有找到,那个孩子应该已经去曼多斯神殿了。”


瑟兰迪尔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结婚,精灵的欲望冷淡,除了双方共同祈求梵拉赐予子嗣,其他欲望皆因爱而生,他无法对别的精灵产生爱欲,除了他。


而他,是终极一生都不可触碰的。


他们这段时间相处得很好,他好像的确找到了和平相处的方法,他们终于可以像正常的父子那样经常见面,关系融洽,他很享受这一切。


但愿这祈望并不过分,只是正常的生活而已,这并不该算是奢望。


而因对至爱之物的独占欲而产生的敏感却在提醒他,莱格拉斯那位伊锡利恩的情人,应该还在这个世界上,他应该并没有去曼多斯神殿。


回去之后,他会找人调查他,并且找到他。


 


===============


在学生习惯了校园生活之后,一年级下学期的课程多了起来。


因为最近相处得还算不错,瑟兰迪尔允许莱格拉斯可以偶尔住校,而莱格拉斯发现,就算自己在寝室,阿尔温也不会只拉着自己说话了,她开始逐渐喜欢上跟阿拉贡聊天。


“我的数学又没有及格,这次只差了一分!我申请了复查,但是没有用!我每堂课都乖乖上课的,老师就不能给我加一分吗?”


“亚玟,你别着急,我会帮你的。”


“阿拉贡,我根本不信任你,你讲的我都不明白。”阿尔温看到从厨房回来的莱格拉斯,“莱格拉斯,我真不敢相信,你竟然能拿A,我记得你数学还没有我好!要不这样,你来给我讲数学题好不好?”


阿拉贡头痛地看着他俩,


“我爸爸给我找了个很好的数学老师,非常好,一会儿我把他的电话给你,你可以联系他。”莱格拉斯边说边整理桌子,“我做了紫苏三文鱼炒饭,你要来点儿吗?”


“太棒啦!我去厨房拿过来。”


莱格拉斯把埃尔隆德的手机号码给了阿尔温。


四个人围着吃饭的时候,莱格拉斯的手机响了,是瑟兰迪尔,


“爸爸。”


“我不去了,我就在吃饭呢。”


“什么?!你在楼下?”


莱格拉斯端着盘子走到窗前,就看到瑟兰迪尔那辆骚包的白色玛莎拉蒂停在楼下,他本人则倚在车门上接受各方注目礼。莱格拉斯慌忙跑下楼去。
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“我来看你,亲爱的儿子,然后请你吃晚饭。”瑟兰迪尔的兴致很高。


“我们说好的今天我住在学校,没有约定吃饭。”


“是的,可是我想给你个惊喜。”莱格拉斯知道自己父亲随心所欲的霸道病又犯了。


“但是我已经做饭了,正在吃。”


瑟兰迪尔凑近他的脖颈闻了闻,


“你做了鱼是吗?你知道我喜欢吃鱼,邀请我去吃。”


莱格拉斯觉得他一定喝醉了,虽然他身上没有酒味。


“不,已经快吃完了,没有了。”


莱格拉斯能想象带瑟兰迪尔进寝室会引起多大的混乱,他会挑剔各种设施,还会招来很多花痴。


“你可以再给我做点儿,我现在想吃。”


“不,爸爸,你去外面吃吧,好吗?我要上楼了。”


“不行,带我去你的寝室吃,我想看看你住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。”瑟兰迪尔拉住了他的手臂,“你要是扔下我自己上去,我就一直在楼下等你,我刚才试了,门口那个人不让我进去。”


莱格拉斯很清楚,自己被拉住手臂的瞬间,周围响起阵阵尖叫,还有咔咔咔拍照的声音,他向上瞄了一眼,所有的寝室都开着窗,大家像看电影一样看着他们。


“爸爸,我们走吧,好吗?我们去外面吃饭。”莱格拉斯顺着被拉的力道钻入车里。


“不,我想去你的寝室看看,然后你做鱼给我吃。”瑟兰迪尔拒绝上车。


“我们回酒店好吗?回酒店我做鱼给你吃。”


“不,我还想看看你住的地方。”


“我数三个数,你要是不上车,我就走了。”


“不,你下来,我们去看看你住的地方,然后给我做鱼吃。”


“一,”


“我不会上车的。”


“二,”


“带我去你住的地方看看。”


“三。”


“你给我做鱼吃。”


车开走了,瑟兰迪尔傻傻地站在那里。


四周的寝室楼传来阵阵尖叫,


“追他啊!”


“快去追他!”


“快!祝你们幸福!”


“啊啊啊啊!太棒啦!像爱情电影一样。”


......


瑟兰迪尔孤零零地站在那里,他的手机还在车上,他身上没有现金,半秃说的对,大学里有现金才是王道。


三分钟之后,一辆车向他驶来,是林迪尔,


“领主让我来接您,陛下。”


他们回了酒店,等了好久莱格拉斯也没有回来。


 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莱格拉斯开车去了海边,他慢慢把头埋在了方向盘上,听波涛的声音。


“莱戈拉斯,绿叶在树下久待。汝已度过快乐的时光,注意那大海!若汝听见岸边的海鸥鸣叫,汝之心将不再甘于被森林围绕。”


那是他命运的预言,刚刚听到的时候他并不理解,而经过这千万年的岁月,没有人比他自己理解得更加深刻。


那是在佩拉吉尔,他们夺得海盗船,并在那里休整了一夜。清点了船只和武器之后,已是深夜,他们找了个地方解决饮食,亡命之徒聚集的地方永远不缺少乐子,于是他看到了一个金发男人跟一个壮汉调情。


莱格拉斯不知道如果当时他们没有进那家店、或者早一点去、或者晚一点去、或者他没有去,他的命运会是怎么样的。但是这些都是假设和如果,现实已经无法更改。


那天晚上在船上,伴着海鸥的鸣叫,他做了春梦,身体也起了反应。他万分惊恐,他的身体第一次有这种反应,而梦中与他缠绵的,他虽然看不清对方的脸,但是他敢肯定,那是他的父亲——瑟兰迪尔。


车里的手机响了起来,莱格拉斯迅速把它调成了静音扔到一边,他痛苦地用手捂住脸。


我竟然对自己的父亲产生这种背德肮脏的感情,知晓宇宙万物的爱尔贝蕾斯啊,请诅咒我。


 


作为继承人,莱格拉斯知道,成年之后的自己并不讨父亲的喜欢。


他们的见解总是不同的,父亲喜欢密林,而他喜欢出去探索。直到现在,莱格拉斯仍不认为密林是个适合精灵生活的地方,那里的冬季太过寒冷漫长,过分茂密的树林遮挡住了日光和月辉,农作物很难生长,临近的矮人并不友好,多尔戈多更是黑暗势力的要塞。因此他第一次到伊锡利恩,就喜欢上那里,伊锡利恩是他心目中一直梦想着的精灵领地。


莱格拉斯从小就没有母亲、他的父亲没有父母和妻子、照顾他长大的凯莉没有父母、丈夫和孩子,后来的玩伴陶瑞尔没有父母兄弟。他慢慢长大,接触的密林精灵越来越多,他们也都是这样。


他记得第一次身处瑞文戴尔的震撼,那里那么宁静美好,不像密林这样幽暗危险。


那时的自己多么天真,以为可以让密林的精灵搬到那样的地方居住,这样一切问题就解决了。


没有,没有那样的地方,上天没有赐予他们,他们也没有实力拥有。


他们只有密林,留给他们苟延残喘活着的地方,只有密林。


他很小的时候就看到过父亲身上的烧伤,那可怕的伤口......所有的创伤和生命,只是为了保全这最后一个他们可以勉强生存的地方,他们没有退路。


那时他并不能理解这些,也不知道经营和统治密林这样的地方需要消耗多少心血。


幼稚的他总是跟父亲争论吵架,总之瑟兰迪尔并不喜欢他。


很多年后他统治伊锡利恩的精灵们,那里如仙境般丰饶宁静。


有圆滑的人族奉承他,


——您是我见过最伟大的精灵王。


——不,我只是瑟兰迪尔之子。只有他才是伟大的王,要知道,经营丰饶之地要比经营贫瘠之地容易得多。


 


莱格拉斯很庆幸他护戒之后回到密林的时候没有见到瑟兰迪尔,他无法想象当时那么幼稚的自己会做出什么荒唐的举动,他已经陷入自我厌弃和迷茫之中,无法自拔。战后满目疮痍的密林让他震惊,那里几乎成了废墟,很多在密林里失去所有亲人爱人的精灵乐意跟他去伊锡利恩,他们只是单纯地想逃离这个伤心地。


感谢爱尔贝蕾斯,瑟兰迪尔在如此残酷的战役中仍完好地活了下来,这是对他的恩赐,也将是他永远的心魔。


 


在伊锡利恩的时候,他曾经遇到一位老妇人,那时的伊锡利恩还不繁华,经常会有因战争流离失所的人族来到这里。


为了报答他的食物和水,老妇人乐意帮他解一个梦。


战士敏锐的直觉提醒他,这位老妇人并不简单,但是凭他的实力,又的确无法窥探出她的身份。


——我梦到,跟心目中一直很崇拜的,强大的长者,缠绵。


妇人眯起眼睛看了他一会儿,


——这没什么,是很平常的梦。这表明你心中的愿望,你想接近心目中的权威,变成强大的存在,受万众景仰。


她的话的确疏解了他压抑的心绪,也给了他另一个思路和理由。


伊锡利恩的建设并不容易,好在有伊欧文和法拉墨,他们是伊锡利恩人族的领主,拥有人族的一切美德,闪耀矿洞的好友吉姆利也帮助了他,当然,还有阿拉贡。他接受这些助力的同时,也在尽量平衡各方的关系。


毕竟,所有的宏图大志实现之前,都是可笑的野心而已,它很脆弱,禁不起一丝一毫的差池。


 


然后他走进了他的生命里,他们偶遇了。


他一直没有精灵同伴,的确,他很难找到跟他一样的精灵,贵族很多时候太过娇贵,至少跟他比起来。他能理解这些,他记得在密林护卫队的时候,每半个小时就会被询问,殿下您是否需要饮水、殿下您是否觉得炎热、殿下您是否觉得寒冷......贵族都是这么长大的,哪怕是战士。而其他的精灵又有些......粗俗。


莱格拉斯认为很难找到自己这样的精灵了,直到遇到他。


从举止和教养上看,他应该也是个贵族,很难得的是,他性格活泼,跟自己很像,这在贵族里并不多见,他们总是多愁善感的。而最重要的是,他的身手很好,他们曾经潜伏跟踪一队奥克斯残兵,并剿灭了他们,只有他们两个。他能在他身上学到很多,他甚至给过他受益终生的忠告,


——亲爱的殿下,您的身体条件在精灵里并不是最优秀的,我想您自己也能体会得到。这就需要您万分珍惜地对待它,远离饮酒和吸烟,尽量不要碰任何可能产生依赖的食物和饮品。爱护它,让它适时休养。如果您喜欢战斗,那么就需要在日常生活中控制饮水和进食,尽量减少,尤其是食物,少而优质是必须的,身体的精力也是有限的,不能过多地用在消化食物上......


他是他的良师益友,他们在一起很快乐。


只是,他并不想跟他有什么亲密的举动,他没有那种爱欲,但是他能清楚地感觉到,对方有,对方对他有需求。


他吻过他几次,很勉强。


他们在森林里做过一次,当时气氛很好,宛若梦幻,但是他的感觉并不好,他总是想着那个不该想的......那个禁忌......之后他跑开了,跑了很远,抱住一棵树干呕,连眼泪都流了出来。


之后,他就不见了,他一定是跟着自己跑过来,看到了自己的反应。


莱格拉斯,你伤害了他。


我竟然对自己的父亲有了背德肮脏的欲望,知晓宇宙万物的爱尔贝蕾斯啊,请诅咒我。


 


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久,凯莉吓坏了,不停地在门外叫他出来。


他不知道怎么才能解脱,把这种感情和欲望消除掉,这太可怕了。


他甚至想到了用去曼多斯神殿来结束这段父子关系,他们不再是父子,可不可以重新开始。他疯狂地在书架里找各种典籍,结果连这都是奢望——就算能从曼多斯神殿回来,他的名字身份都不会改变,还有记忆......天啊。而且,他怎么才能去曼多斯呢?他在战斗中总是毫发无损,更不要说受到致命的伤害,他可以故意送死,但是谁都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,那算是自杀吧——精灵之间自相残杀是罪恶的,估计自杀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。而且,那样做的话,他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他了,那才是炼狱......


直到他从房间里出来,看到堆积如上的公文,听到伊锡利恩可能动荡的消息,他才明白自己多么幼稚。


一个合格的统治者,生命中自己只是一小部分,而感情是其中更小的部分。


 


伊锡利恩,繁华之城,如宝石般璀璨。


他们久别重逢就是在伊锡利恩。


那时他已经褪去稚气,而他却已经面露疲惫,密林的确是耗费了他太多的心血。


他们一起在城堡上俯瞰伊锡利恩,他说了一些话,那里面有作为父亲的复杂情绪,但无论如何,他都能听出来,他还是不喜欢自己。


他知道他是不会得到对方的爱的,是啊,谁会像自己一样恶心,对血亲有如此背德肮脏的感情。


高傲让他不会谄媚迎合他、廉耻让他不会勾引魅惑他......


他帮他实现理想抱负,给密林的精灵安定宁静,给他那么多宝石,他还是不喜欢。


他不喜欢他,更妄论爱。


——我讨厌这里,这儿太寒酸了,椅子太硬,床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,我要回密林去。


他的父亲行军打仗的时候都一派奢华,坐舒适的椅子,睡松软的床铺,他不喜欢这里很正常。


他放他走了。


是的,他站在高处放他走了。


这里是伊锡利恩,他能掌控这里的一切,一草一木一兵一卒,都在他的股掌之间。只要他还没走出伊锡利恩,他就有千百种方法体面地留下他,甚至,拘禁他——就像人族那些篡位的王子一样。


但是他放弃了。


他希望他永远高贵强大。


他已经太过疲惫,需要去阿门洲修养。


而且,暴力的强迫会让精灵遭受巨大的伤害......


我竟然对自己的父亲怀有如此背德肮脏的欲望,知晓宇宙万物的爱尔贝蕾斯啊,请诅咒我。


 


瑟兰迪尔从伊锡利恩西渡的时候,莱格拉斯并没有送别,他去了闪耀洞穴。


他也一直没有回密林,直到中土只剩下一个精灵。


他遵守承诺带吉姆利游览了密林和宫殿,那里宁静了很多,再没有蜘蛛和奥克斯,也没有别的精灵。


他站在王座前看了很久,吉姆利问他是不是想上去坐坐,他摇了摇头。


他发誓他永远不会坐在上面。


如果他不在了,他一定会心碎,他会随他而去。


 


之后他们从伊锡利恩出发,去了阿门洲。在那里他像一个王子那样生活,很多时候无所事事,跟吉姆利一起四处闲逛——他不想分散密林的实力。


有一天在河边,吉姆利忽然停下来,


——小精灵,你变了好多,连我也不太明白你的想法了。比如从很早以前,你就不想带着我西渡,我们来的时候也是,我能看出来你总是担心我们会迷失在海上,不能到达。你从未有任何罪恶,还有如此的英名和功绩,为什么要担心不会被神佑之地接纳?我老了,也没有精力和心智猜想答案了。小精灵,我想告诉你,从前几天开始,我的眼睛慢慢看不见了,我现在已经看不清你了,我想我的时间快到了。如果我也离开了,就只剩下你一个了,孤孤单单的......我感谢你带我来看凯兰崔尔夫人,莱格拉斯,有些东西我们穷其一生也无法得到,但是这没什么,谁都有得不到的东西,别让这影响了我们的幸福和快乐,我希望你幸福快乐......


死亡的确是神的恩赐,精灵灵魂不灭,我将永无解脱。


 


之后的漫长岁月,他刻意回避在瑟兰迪尔身边,这很容易,他总是很容易激怒他,他也很容易激怒他。他们保持着遥远的上下级关系,他需要他做的,他都会做到。


他希望他肆意妄为地活着,只要他快乐。


大量的时间让他有空闲学习很多东西、去很多地方。


他亲眼看到密林被烧毁,他赶到之后,大火仍烧了三天三夜,那里所有的生灵都成了灰烬。


他被烟熏得一直流泪,他最幸福快乐的时光就在里面。


这场大火的起因只是一个闪电。


命运就是如此强大,没有谁可以对抗,莱格拉斯知道,他的罪恶有多深重,命运不会给他好的安排。


之后他从新闻看到,有几只精灵冲进了火海,他们甘愿和密林一同化为灰烬。


 


他早就脱离了想要自杀的幼稚想法,无论在任何情况下,他都尽可能活下来。


飞机被击中的时候,他早就有预感,他提前跳了下来,可是降落伞打不开。


很庆幸,下面是一片森林,鸟儿和树木帮助了他,但是在他落地的一瞬间,他的骨头断了,是脊椎。


他仰躺在树林里,站不起来,树木跟他说话,他虚弱到没有办法回应,后来是精灵们通过树木联系他,他听到瑟兰迪尔的声音,那么焦急、那么关切......


感谢在伊锡利恩遇到他,教会他控制身体对水和食物的需求,他的身体比任何精灵都更能忍耐干渴和饥饿。


感谢期间下了一场雨,他喝到了一点儿水,虽然之后从山上冲刷下来的泥沙半埋住了他。


第七天的时候,两个西尔凡找到了他,他们以为他死了,疯狂地跑过来对着他哭泣,


——水,别动我,脊椎......


他只说出了三个词。


知道他还活着,更多的精灵跑过来围住他,谁哺了他一口水。然后他们开始用手解救他的头发,他的头发混在泥里,被太阳照射后,干涸在土地里。


他想告诉他们剪断算了,可此时他无法说话。


他不知道有多少精灵用手把他从土里挖了出来,二十、三十还是四十,他们用手小心地把他托了起来,然后放在一个门板上,不是担架,天知道他们跑到哪里找到的门板,他们的泪水落在他身上。


总之,他活了下来,只要平躺着,他的骨头就会慢慢愈合。


他不想离开这里去曼多斯神殿。


他离开了,就没有谁能跟他一起守护Mirkwood,守护这些精灵。


他离开了,也不会有谁再像他这样爱他,像他一样爱Mirkwood、义无反顾地为Mirkwood做任何事情


权柄、威名、荣光与财富终属于你,Mirkwood,直到永远。


 


他在病床上的时候,他很关心他,甚至让他产生了某种错觉。


他回去之后看到他,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,


他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,可能只是战士对武器的关心和爱护。


那天晚上他差点控制不住要了他,但是他忍住了,他不想伤害他,所以他又连夜离开了。


 


莱格拉斯抬起头,波涛汹涌,在夜色里漆黑幽暗到仿若荒芜,云随着风在天空中流动,宛如海面上还有河流。


他这次允许自己接近他,是因为担心他的健康出了问题。


他那段时间的言行都过分的反常,现在也是,很反常。自己不再那么容易激怒他了,甚至,他开始忍让纵容自己......像自己年幼的时候。


现在他可以确定他的健康没有问题,


那天他以为自己睡着了,近距离看着自己,当时自己也在近距离观察他,他的确是一切正常的。


他喝醉那次他仔细检查了他的身体,包括心跳和脉搏,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。


当时自己在他身边贪恋地平躺了一会儿,就离开了。


是的,那是贪恋,


我竟然对自己的父亲怀有如此背德肮脏的欲望,知晓宇宙万物的爱尔贝蕾斯啊,请诅咒我。


而我现在竟然利用他对儿子的关怀接近他,


渴慕并贪恋那份温暖......


爱尔贝蕾斯啊,我知道我应该马上离开,


爱是恒久忍耐,


爱是浪迹天涯,


爱是永不止息,


莱格拉斯,你知道的,


你不会有好的下场


......


 


 


楼主拒绝任何形式的谈人生谈理想谈社会。


楼主最近感冒,一直在吃药,别担心楼主。


文中的歌词和预言都出自《魔戒》原著。


 


其实这就是我写这个文的初衷,我心目中的瑟莱。


一种强者与强者,国王与国王之间的感情——高贵、强大、内敛、压抑又互相成全,因是精灵还带有淡淡的禁欲气息。


双方都足够高尚,却又因宿命无法逃避。


 


如果你觉得不够酸爽,请看以下视频:


【魔戒/霍比特人玩坏向】拯救华语乐坛第⑧弹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113968/


7分55秒开始,瑟莱《一生所爱》


 


如果你想换换心情,看看中土总攻小叶子,请看以下视频:


大家来恋爱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905645/


警告:cp靠抽签。


 


我写文的时候一直在听《一生所爱》和《千秋家国梦》,视频已在脑中翻腾,但是我不会做,会做的姑娘可以联系我,我给你提供脑洞,或者用我的文也可以。



评论

热度(30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