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rraine

【私po + 屯粮处】
开花痴汉
瑟莱CP向,佩花,VO
AC GC通吃
任何cp不接受三角
拒绝逆,有洁癖

道不同不为谋
如有戳雷别累了取关吧。

告白(十)

这种费脑子的文等改天脑子清楚点儿了重新再看一次嚼一嚼品一品……不过,简直,棒得,无法,言说。

各种穿马路:

第十部分 告白


 


一个月未见,你很惊讶吧,我还没死。


拘留所看起来对你不错,他们还给你剪了头发。


和你一起的小姑娘已经回家了。和你不一样,她不需要在这里等待惩罚。


你不必怀疑她的友谊。虽然她是被唆使上路的,但对此她一无所知。直到她见到我为止,她都在试图说服警察你不是故意挟持她。你交朋友的好运要是能用在正确的地方,没准会成为一名新的商业巨子。不过你如果不喜欢,和以往一样,我也无意逼迫你,你大可以慢慢开始。


对了,忘了告诉你。现在你的名下有38%的密林股份,鉴于我们的关联方关系,我重新变成密林的实际控制人。


你可能一头雾水,但我们有足够长的时间,来仔细回顾这个由你参与的故事。


 


公众一直将密林归为我的私人财产,其实不然。


咖啡店可以是你的个人财产,因为它毕竟只有我们的客厅那么大。你知道密林有多少关联者吗?曼哈顿中心走过的五个神色匆匆的小白领,有三个靠密林吃饭。它是个不折不扣的帝国。


密林是我们共有的家族遗产,但感谢伟大的现代企业制度,它毕竟不只是我们两个人的。


这一点,即使没有去商学院,我想你也能够理解。


 


早在半年前,我卖掉了25%的密林股份。


对外我依旧是董事会主席,是股东名册的第一人,但必须承认,控制权已经不再属于我。


现代商业社会就是如此的魅力万分,你永远也能不放心你是否绝对安全。我们正航行在世界上最辽阔的海面上,也因此领略了同样前所未有的波澜起伏。随便一个大浪打来,都能将我们拍死在无名的礁岸上*(注十九)。


而市场犹如天气,起伏变幻本就正常。纵然会有种种端倪供你猜测,怎么能肯定自己就一定正确。


你对此一定有了深刻的见解。


 


我卖掉股份的原因不过是大势所趋。


你不用花太多精力去猜测股东大会时坐在你身边的人计划些什么,你能够做的,只是做好完全的准备,等待那一天来临。茫然失措被人打死在餐桌的旁边可不是什么体面的死亡方法。


收回卖掉的股份只是时间问题。


败则怀恨在心,胜则反攻倒算*(注二十),商业社会的基本生存法则,现代公司法给了我6个月时间*(注二十一)。感谢你,我的孩子,如果没有你,收复失地不会如此顺利。


顺便一说,你喜欢的那辆车,我们又把它弄回了庄园。


 


那个小姑娘走的时候,和我说她觉得你曾经后悔。


那你现在是否觉得欣喜?


 


通常情况下,我并不喜欢和你探讨我们的关系。


当我们说起关系,就意味着这其中除了你、我,还有无数将我们绑在一起的线条,交换信息,共享情绪,互相影响,彼此折磨。


我爱你。


如果我说不想控制你,那就是在自己欺骗自己。


但你成为你自己,并不是为了迎合我的需要。


我尽量走开一些,你却越黏越紧。即使你的眼睛带着要远走高飞的光芒,却依旧像万物充满我的灵魂,无法拒绝,你委身于我的姿态就像世界*(注二十二)。


我们的关系之中,血缘无关紧要又至关重要。基因链里传递的信息暴露了一切,每一次的试探都拉低底线。


我们是这场谋杀中共犯和同谋。唯一不同的是,我有年长于你的智慧和经历,比起你了解我,我更了解你和我自己。


绕过你,使用别的方法来实现我的计划并不是不行,但我始终对你怀有私心。给你一个教训才是最重要的事情,它用不着太重,也不能太轻。


你可以保留自己一切独立的个性,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,用一切方式坚持你想坚持的、反抗你想反抗的。但一切的决定都有它的因果,你必须独立承担。


 


那天我找到你的房东,花了一些时间说服他。我们建立了还算不错的同盟,这得益于过去的十年中我一直是一名叛逆者的父亲。


没有人想要我死,因为没有人希望伤害你。


必须承认,虽然我表现得信誓旦旦,并不是完全有底。


但只需做好万全的准备,接受一切来临。


在我真正晕过去之前和醒来之后,我一直在思索。我确定你给我的一切我都能接受;那么我的一切,你是否也能甘之如饴?


 


你没想到会有人追杀你,只能说明你的计划没有囊括所有,你的准备不够周全。


索隆很快就掌握了信息。你是我唯一的继承人,即使密林的股票跌得不成样子,24%的股权扣除遗产税,也足以让他铤而走险。


为了不让你死,我还必须让大家都知道,你有谋杀我的嫌疑。


警察会去找你,因为他们得为可怜的父亲声张正义;索隆会去找你,因为他需要你的股权。如果在警察和你的对峙中能把你一枪打死就更妙了,他只需要解释这是场令人可惜的刑事意外。


他毕竟不知道我还活着。


信息会骗人,理性经济人的假设只存在于教科书中。和你们比起来,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本活生生的教科书。


 


警察会紧紧地跟着你,我的人会紧紧地跟着你,我甚至还给你物色了一名活泼机灵的旅伴,她是一名靠密林吃饭的年轻小伙儿的女朋友。


但在万全的考虑中,我也曾思索,如果你还是死了该怎么办。


虽然不幸,那也是你和我应有的报应。


 


 


一个星期前,加里安以你的名义回购了密林38%的股权,我们甚至只花了此前卖出25%的钱。


然后我醒了过来,这比我想象中还要难受。这场计划中我所获得的报应,最大也不过是身体上的不适而已。


而对于你,即使我全然接受了你,依旧爱你,你应该有的惩罚并不因此而停止执行。


 


我告诉警察你确实想要杀了我,证据确凿。


设计我的是你,射杀我的是你,掩埋我的还是你。我只不过配合了你的期待,演了一场戏。


办完手续后,你不得不在监狱里呆一段时间。长短取决于我什么时候来保释你。


现在你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在监狱里仔细思考过去、未来和我们的关系。我想,这不过是我们建立新的关系的第一步而已。






全文完 


注十九:万科2007、2008年企业年报


注二十:《是,大臣》。原文“n defeat, malice. In victory, revenge”,破烂熊翻译版本。


注二十一:《公司法》,上市公司董事、监事、高级管理人员、持有上市公司股份5%以上的股东,将其持有的该公司股票在卖出后6个月内又买入,由此所得的收益归该公司所有,公司董事会应当收回其所得收益。


所以大王等了半年。


注二十二:聂鲁达 《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》


好险,差点坑了。


谢天谢地。、


再也不想写任何具有连续性的故事了,累感不爱。


感谢大家看完还给我送小星星推荐我给我留言T T


统统么么哒!!!!!爱你们!!




祝大家都能在人生中保持自己。

评论

热度(132)

  1. Lorrainejaywalker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这种费脑子的文等改天脑子清楚点儿了重新再看一次嚼一嚼品一品……不过,简直,棒得,无法,言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