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rraine

【私po + 屯粮处】
开花痴汉
瑟莱CP向,佩花,VO
AC GC通吃
任何cp不接受三角
拒绝逆,有洁癖

道不同不为谋
如有戳雷别累了取关吧。

【佩花】论演员的自我修养(完结)

转一发兔子的论修养完结章,简直是爱到飞的文风[扑通跪]

兔子君:

没有什么想说的啊(笑


希望你们能喜欢


也谢谢你们对于这篇文章的喜欢




01


02


03


04


05


06


07






写文时听的歌 可以作BGM


《drenched》←请戳




>>>




“你拍的最后一个有意义的场景是什么”


“是我和Orando一起拍的那一场告别——它意义深重,连接了《霍比特人》和《魔戒》,而且它令人难以忘记。”[1]




 >>>




Orlando坐在化妆镜前面,将隐形眼镜往眼珠上贴。“如果我是Thranduil,大概真会把Legolas抓回来打屁股。”


装扮完毕的Legolas回过头来,抄起手边的道具剑挽了两个剑花,抵在Lee的胸口处。“听听这个‘你如果要伤害她——就先杀了我。’”


Lee哑然失笑,“你对自己倒是相当严厉。”


Orlando耸了耸肩,“我是说——他什么都没有做,这很奇怪不是吗?他被自己的儿子背叛了,但他甚至没有生气。”


“因为他爱Legolas。”Lee盯着镜子里Orlando的倒影,“他爱他,大概胜过他的三千年中的任何东西,包括他自己——他一点儿都不冷血,他也许有一点混账,但依然懂得什么是爱。”


Lee的声音很低沉,像是在耳边拨动的大提琴弦。“爱”这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一点儿都没有轻浮的意思,无来由的让人心定,像是清晨六点钟的早安吻。


“那爱是什么?”Orlando问。


是在对方已然冰冷的唇上印上的最后一个吻,眼睁睁看着朋友从高处坠下的无能为力,在生命流逝的最后一秒说出的原谅我;还是为了家人举起的沉重刀剑,对着燃烧着烈焰的巨龙拉满的弓弦,和即便知道没有人会来敲门,还是依旧每日准备的四点钟的下午茶?


“我不知道。”Lee犹豫了一下,还是摇了摇头。


“你挺不会说情话的,讲真。”


“所以我一般都用行动表达。”Lee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。


然后他们两个一齐笑了起来。






 


“你不能一错再错。”被流放的女精灵站在王的面前,握着箭的手指没有一丝颤抖。她的眼睛里有畏惧在闪烁,但她却不打算向她的王妥协。


“Get out of my way.”Thranduil的声音和他的眼睛一样冰冷。他不再是以往那般得体的样子,他的头发有一丝凌乱,脸颊上也沾上了脏污,但他的眼睛却依旧如同冰霜一样锋利而猝利,仿若雪原上的一场燎原的火。


“你不会懂的,因为你没有爱。”


精灵王的佩剑轻而易举地削断了女精灵的弓,并抵上了她纤细而脆弱的脖颈。“What do you know of love?Nothing!What you feel for that dwarf……in not real.”


Tauriel苍绿色的眼珠剧烈地颤抖着,眼睛里的水光亮得惊人,但她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沉默地站在整个精灵军队的对立面。


另一支剑架开了Thranduil的剑。


“你要伤害她,那就先杀了我。”


Legolas迎上了Thranduil的眼睛,目光再没有一丝调笑的意味。年轻的精灵的表情天真无畏到残忍,带着穷途末路一般的决心。他想要保护他的爱——他所认为的爱,并不惜为此将刀锋指向他的父亲。


“You have no idea what love is.”Thranduil一字一顿地说。


你没有经历过,所以你什么都不了解。你不知道漫长的时间里会发生什么,你也不知道未来会有多坎坷。


Orlando猝不及防地被Thranduil眼里深不见底的伤痛击中。


但他是Legolas。所以他只能扭头看向Tauriel。“我们走。”






 


Peter对于所有人的进程满意非凡,他笑着用扩音器在片场里嚷嚷,说如果下午八点之前能拍完最后一场戏,他就掏钱请整个剧组吃夜宵。


所有人都欢呼起来。


而Orlando也迎来了和Lee的最后一场对手戏。


“I can not go back.”精灵王子最终还是站在了精灵王的对面。他吞咽了一下,似乎在百年前,他还是个小精灵的时候,他也是这样站在父亲的面前,等待这来自王者的训斥。


Legolas会在想些什么。Orlando忍不住去揣测。


面前这个男人有着同他相似的眉眼。Legolas大概是唯一一个能够理解Thranduil的孤独与悲伤的人,而同时他也是造成这痛苦的罪魁。


在不知不觉的时候,Legolas已经长大了。从咿呀学语,踉跄学步,到学会在跌倒的时候自己爬起,拉开他的第一支弓箭;现在Legolas站在Thranduil的面前,几乎同他的父亲平视,但他却始终得仰望他的父亲,这种仰望不会因为视角而改变分毫。


这个人是Thranduil,精灵的王,他的父亲。


“Go North.”Thranduil叹了一口气,绷得紧紧的肩膀一瞬间松懈了下来,仿佛被抽尽了力气。“那里有一个年轻的游侠,他的父亲阿拉松是个了不起的人,他的儿子也一定会做出一番大事。”


他站在阴湿的石壁之下,高大的身躯看上去有些萧瑟。


这个男人只身走过了三千年。每天对着空荡荡的华丽宫殿等待,他会不会孤单。可是坐在高高的王位之上,纵然有辛酸他能对谁去说,又有谁值得他去等。


Orlando不知道年少轻狂的Legolas会不会因为他父亲的悲伤而动容,但他却切切实实感觉到了眼眶发热。


“Legolas……你的母亲她很爱你。”


Thranduil将右手按在心脏的位置,在精灵族中这表示的是交付与你我的心。这句话比任何一句我爱你都要来得沉甸甸,而Legolas却已经不能回头。


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朝Thranduil伸出右手。意为我接受了你的心。








结束了。


脱下戏服的一瞬间Orlando有些怅然若失。像是失去了一个同行十年的好友,Legolas从这一秒开始就不再属于他了。


“真棒。”Peter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拥抱,Orlando甚至听见自己的肋骨被这个拥抱挤压得嘎吱响的声音。“谢谢你,Orly,我们的精灵王子。”


然后Lee也同他拥抱,Orlando把头埋在Lee的肩膀上,Thranduil的盔甲硌得他有点疼,但他依然闻到了Lee身上熟悉的气味。






 


Peter果然履行了承诺,抱了成箱的啤酒到片场里来。


他们就这样一边喝着啤酒,一边告别。


Richard和Luke喝得又快又急,面前已经横着几个空了的啤酒罐。Martin低着头在手机上刷推特,左手握着一罐啤酒,却不再去喝。


Lee坐在Orlando对面,手在膝盖上慢悠悠地打着节拍,在喉咙里含含糊糊地哼着一首曲子。歌很慢,像是某首耳熟的美国民谣,在这样的氛围里又多了点伤感的色彩在里头。


“别唱了,”Richard丢过去一听啤酒,Lee抬手接住。“矮人从不为离别歌唱。”


“而精灵从来都不在乎离别。”Lee笑了,将啤酒随手递给Orlando。“我们有的是时间。”


Orlando摇晃着打开啤酒,白沫从罐口溢出来打湿了手指。


“干杯。”他听见Lily的声音。姑娘坐在离他们有一点距离的地方,眼睫毛湿漉漉的,像是掉过了眼泪。


“敬霍比特人。”他举起了手里的啤酒,隔着一个桌子的距离他看见了Lee的眼睛,在光线下他的眼眸呈现出一种浅金属色,里面却影影绰绰地藏着很多东西一般的浩渺。很温柔的眼神在他的瞳孔里拉扯,最终直直地停驻在Orlando的脸上。


“敬霍比特人。敬托尔金。”Peter用手胡乱地抹了一把脸,大声附和道,他总是洋溢着快乐的胖脸上此刻却沾满了眼泪。他大概是在座的所有人里头最伤心的一个,托尔金的魔戒和霍比特人系列几乎是贯穿了他的小半个职业生涯,它们带给他的东西是任何一个演员和剧组人员都体会不到的。


“敬霍比特人。”大家纷纷举起手里的饮料。


Orlando跟着大家一起举杯。一片喧闹之中,Lee直直地朝着他举起了杯,眼神和表情都挡在了易拉罐的后面。


“敬Legolas。”Lee低声说。
Orlando将啤酒杯和他撞了一下。






 


他们一直喝到很晚,啤酒喝完了之后Richard不知道又从哪里拖出来了几瓶香槟和红酒。到最后所有人的眼神都开始飘忽,但没有一个人想要离开。


“我得出去走走。”Orlando站起了身。他喝得并不多,但是他却是最先撑不住的那一个。


“我也是。”Lee举起了手。
片场的布景还没有撤下,古旧的街道静悄悄的,只有几盏临时的小灯挂在房檐上,闪着一点暖黄色的光。


灯光点亮了Orlando的眼睛。“我不喜欢说‘Goodbye’,离别从来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
“it hurts.”Lee随着他的步调慢慢地走着,声音像沙一样哑。


“but it’s real.”Orlando学着Thranduil的调子慢悠悠地说。他的嘴唇因为酒精而烧得发红,看得出鲜艳的血色。


Lee突然抬起了他的下巴,给了他一个吻。


Orlando缓慢地眨眼,唇角上沾着清烈的酒气。Lee的表情有一点谨慎,但却又很认真。他的手指缓缓地抚过Orlando的下颌和耳垂,然后插进了他的头发里,用了一点力气地加深了这个吻。Lee的舌头也带着酒的味道,它缓慢而坚定地舐过Orlando的嘴唇。Orlando只觉得灼热的火在嘴唇上烧起来,摧枯拉朽似地沿着血管冲进心脏里。


他们两个谁都没有闭上眼睛,Orlando从Lee离得极近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涣散的眼神。于是他伸出手,勾住了Lee的脖子。


像是一个无声的许可,漆黑中交换的一个秘密。


Lee的手干燥而温热,而他的吻温柔且绵长。Orlando觉得自己像一件鼓满了风的斗篷,随时都可能飘起来,心底涌上被反复确认过后的心意,然而此时此刻他从Lee的眼睛里看到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喜悦,仿佛跋涉了千山万水,却终得偿愿。


“这是什么,告别吻?”嘴唇分开的时候Orlando问,眼睛漆黑而明亮,毫无情理地动人。


“我不喜欢告别。”Lee将右手按在了心脏处,郑重其事地冲他摇头,却又忍不住抿着一个笑。


Orlando也笑了起来,伸出了右手。


“这不是告别……Lee。伦敦见。”




-END-




[1]来自某个佩佩的访谈




========


是的它就这样没了


最后一章就是这样被几个片段拼起来的东西……我真的不是矫情流!但是写着写着就把对密林父子的一些感慨写进去了_(:з」∠)_果咩内



评论

热度(116)

  1. 沈乔松Lorraine 转载了此文字